汽车

美国煤炭出口对中国市场有何长远影响

2019-03-16 12:07:49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美国煤炭出口对中国市场有何长远影响

尽管相对于中国每年近40亿吨的煤炭消费和2亿吨的煤炭进口而言,现在每年500万吨来自美国的煤炭并不是一个很起眼的数字,但是美国的煤炭却有可能成为撬动中国煤炭价格的一个支点,起四两拨千斤的作用。未来中国是否能通过大规模进口美国煤炭来满足本国对煤炭不断增加的需求?能否利用进口煤炭来倒逼中国煤炭行业的改革?带着这些问题,专访了美国卡内基和平研究院中国能源与气候项目主任涂建军。

“美国煤炭出口短期难有大影响”

财经:为什么美国煤炭价格要比中国的煤炭价格低?

涂建军:美国煤炭价格低大致有以下几个原因。首先是美国煤炭储量很大,其探明可采储量居世界,同时,美国煤炭储藏的条件好,每年约65%的煤炭产量是露天开采,这也就使得美国煤炭的开采成本比井工开采为主的中国矿井成本低;第二,美国从公民社会到政府部门的环保意识都很强,这不仅仅体现在对燃煤二氧化碳排放的担忧,美国对燃煤产生的空气污染物排放的标准也是越来越严格,有鉴于此,美国国内煤炭消费市场未来很可能会逐渐萎缩;第三,美国页岩气革命导致燃气发电的经济性大幅提高。2012年4月,美国燃气发电比例首次超过燃煤发电的比例,而美国90%以上的煤炭都是用来发电,其他用途相对较少。由于在西海岸缺少煤炭专用出口码头,很多内陆煤都运不出来,2008年全球金融危机前美国煤炭出口一般不超过本国产量的5%,出口到亚洲市场尤其困难。所以市场供需关系就决定了美国国内市场的煤炭价格相对于国际市场价格是比较低的。

:美国煤炭有可能大规模出口吗?

涂建军:由于美国国内煤价与国际市场的巨大差价,美国近几年的煤炭出口增长非常迅猛。2011年美国的煤炭出口增幅高达31%,煤炭出口量的增长使得2011年美国煤炭产量在国内消费量下降4.6%的前提下还能增长0.9%,美国煤炭出口量去年也首次超过国内煤炭产量的10%。根据美国能源信息署的数据,美国现在一年出口到中国的煤炭是500多万吨的水平,相对于中国去年1.82亿吨的进口总量并不算多,其中主要原因是美国西部没有专用的出口码头,美国煤炭不得不远赴加拿大温哥华、Prince Rupert的煤港进行出口,甚至绕道东海岸的煤港再通过巴拿马运河运到中国,而且美国煤炭铁路运力也比较紧张,所以运费这一块相当惊人。这些都阻碍了美国煤炭的出口。另一个原因是美国煤炭工业和环保团体博弈处在僵持不下的状态。原来美国俄勒冈和华盛顿州有6个新建煤炭码头的计划,但是在美国国内强大的环保阻力面前,这些项目的审评迄今一个也没有通过。上述问题如果无法在短期内得到解决的话,美国煤炭出口对中国国内煤炭市场很难有太大的影响。

“进口煤炭减排需通盘考量”

:中国煤炭进口对中国的减排目标有什么影响?

涂建军:如果从中国一个国家的角度来讲,由于进口煤炭上游开采和中间运输的环节的碳排放量都不算在中国温室气体排放清单之内,只有煤炭终端使用的排放量算作中国的国内排放,从这点来说煤炭进口对中国国内的节能减排是有利的;但从全球环境保护的角度来讲这个问题就比较复杂了:举例来说,从美国的煤炭运输要跨过太平洋(601099,股吧),甚至需要经过大西洋(600558,股吧)过巴拿马运河才能运到中国。美国、加拿大等国进口煤炭的碳排放在运输这个环节往往比中国北煤南运的煤炭要高。虽然距离中国较近的印尼等国在运输环节的碳排放不是大的问题,但是印尼这样的国家在煤炭开采方面的环境保护并未达到国际先进水平。这些问题都是中国未来从国际市场进口煤炭需要通盘考量的。

:中国在2015年设定了39亿吨的煤炭生产、消费上限,是否可以严格执行这些上限,而增加的消费通过进口来解决?

涂建军:这里我想提一个观点。我个人认为中国39亿吨的消费天花板可能难以实现,因为39亿吨的目标是无法满足我国“十二五”末期的煤炭消费需求的。2011年,中国煤炭产量就已经高达35.2亿吨,中国又进口了1.82亿吨煤炭才满足了国内需求。虽然如此,我认为2015年39亿吨的煤炭生产天花板完全可以通过加大煤炭进口量来实现的。换句话来说,中国应该鼓励进口来达到倒逼国内煤炭产能增长过快的问题。现在,中国低质量甚至是非法的煤炭产能很多,无论从环保、安全还是行业治理的角度来讲都是难以为继。中国在煤炭进口方面需要解放思想,未来煤炭进口量可以适度加大。

由于中国煤炭占国内化石能源总储量的95%,中国现在的国情是我们不得不用煤,但还有一个原则大家提得不多,那就是能不用煤的地方我们也需要有尽量不用的意识。国内现在还有70%的一次能源消费来自煤炭,短期内能源行业要放弃煤炭并不现实。但是,中国二氧化碳排放世界,这主要是过度依赖煤炭造成的。所以从环保角度讲,中国能不用煤就应该不用煤。国家现在大力推广天然气的消费,尽管天然气也是化石能源,但其单位温室气体的排放量只是煤炭的1/2,其他空气污染物的排放相对燃煤也要低很多。另外,核电、可再生能源在国内的代煤潜力也非常大。

:东南沿海更多地通过进口煤炭解决用煤需求,那么西部的煤炭是不是可以更多地用于煤化工?

涂建军:我个人对煤化工持一个谨慎的态度。近有环保组织发布了一个关于中国煤化工对水资源影响的报告,叫做《噬水之煤——煤电基地开发与水资源研究》,这个报告是委托中国科学院地理科学与资源研究所陆地水循环与地表过程重点实验室这样的专业研究机构完成的。报告研究结果指出,中国的煤电基地的发展与水资源分布不协调。大型煤电基地已经在干旱缺水的西部地区大规模布局,并将进一步引发严重的水资源危机。

报告还指出,煤电基地的无序开发将导致过度开采进而破坏地下水资源,由于水污染造成“水质型缺水”,以及污染和过度占用黄河等重要河流水资源,并对草原、森林等生态系统造成深远的破坏性影响……以上结论对中国煤化工的开发实际上还是很有参考价值的。

我认为按照中国的国情煤化工不可能不发展,但是那些煤化工技术该发展,那些技术应该受到限制,这在全国层面应该有一个更系统的考虑,现在地方政府各自为政、企业盲目投资的势头必须得到遏制。比如就煤制油而言,从国家能源安全角度来说中国应该开发并掌握这项技术,但是这个技术掌握了之后,是否应该大规模上马就还有商榷的余地,因为从节能减排和水资源的角度来讲,大规模用煤来制油并不是一个的战略选择。

“不一定非要整体收购海外煤矿”

:如果中国进口更多的煤炭的话,中国企业是否应该出国收购一些外国煤矿?

涂建军:我们可以看一下周边国家是怎么做的。比如日本,由于日本本土基本没有能源资源,日本大的财团和商社会有意识地到海外购买一些上游的权益。所以我认为如果中国未来持续加大煤炭进口量,中国企业也需要走出国门、更多去国外买一些煤炭开发的权益。

这里要提到另一点,那就是中国企业在2008年的经济危机中就错过了一个好机会,很多企业其实是想出去收购海外煤矿的,但一定要全部收购或者控股,而许多外国企业并不愿在市场低迷的情况下完全出售自己贬值严重的资产,一些大型矿产资源的所在国政府也不愿批准中国企业的这类收购,所以导致很多好的机会没有被国内企业抓住。未来中国企业需要反思,我们走出国门不一定需要把海外的大型煤矿整体收购,因为这样面临的审批和资本压力都会很大,中国企业完全可以通过购买产煤国的矿山部分上游权益实现自身走出国门的目标。

:因为中国周边产煤国的煤炭,很多都被日本韩国这样的纯进口国通过长期协议方式所垄断,那么中国是否应该考虑去美国这样的新型煤炭出口国收购煤矿?

涂建军:我想中国公司投资美国煤炭是一个比购买页岩气资产更加敏感的问题。首先要考虑的问题是美国西部煤炭港口在该国强大的环保阻力面前能不能修,如果不能修,那么中国企业投资美国煤炭上游开采的意义何在?毕竟美国国内煤炭消费未来甚至有进一步萎缩的可能。另外,考虑到美国煤炭行业面临巨大的环保压力、中美关系的特殊性,如果中国公司进入美国想购买煤矿的权益,可能会产生很多环保方面的炒作素材。


手机版捕鱼游戏
钱嗨娱乐官网
捕鱼游戏电玩城
分享到: